前沿科技

任正非的这次讲话比2000年他说“华为的冬天”时要严重得多

8月24日,A股暴跌。事后看原因,才知道任正非在华为的内部讲话8月22日流了出来,23日发酵,24日产生了严重后果。这确实是股市短期大跌的原因。因为,连备受照顾的华为都要喊“活下去”时,说明问题已经非常、非常严重了。2022年上半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301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5.87%,貌似不太严重。但净利润率5.0……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任正非的这次讲话比2000年他说“华为的冬天”时要严重得多,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8月24日,A股暴跌。事后看原因,才知道任正非在华为的内部讲话8月22日流了出来,23日发酵,24日产生了严重后果。

这确实是股市短期大跌的原因。因为,连备受照顾的华为都要喊“活下去”时,说明问题已经非常、非常严重了。

2022年上半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3016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5.87%,貌似不太严重。但净利润率5.0%,净利润为150.8亿元,同比下滑51.97%,这就相当严重了。因为这说明华为的业务正在快速失去竞争力,以丧失利润的方式跑量。

这也说明,华为参与的多个行业,总体来说大家都在这么干。都在以丧失利润的方式跑量。

而在这种情况下,竞争力很强的华为的营收依然同比下降5.87%,那么别的公司情况,可想而知。华为参与的几个行业的总体情况,可想而知。

所以,任正非这次讲话的核心内容是:

1、大规模收缩甚至砍掉不挣钱的业务,把焦点放在能产生利润和现金流的业务上。

不仅要有利润,更要有现金流。现金流多么重要,做过企业的都知道。

2、重新聚焦于ICT,要做好有门槛的、复杂的软硬件基础信息平台。

看来,华为过去几年在新能源车方面的大幅扩张,效果不太令人满意。或者说,未来的预期很差。

那么,华为能否做好“复杂的、有门槛的软硬件基础信息平台”呢?至少目前还没得到充分证明,所以任重道远。

不过老邓在很早就认为,华为早就该在这个方向发力了。也就是说,华为应该利用其在硬件通信领域的竞争力,做软硬件基础信息平台。

这是个慢功夫,但如果2010年左右开始做,现在应该会取得一定的成果。而华为做手机、新能源车甚至养猪,在我看来都是短平快,被中短期的利润所吸引,长期来看没什么意思。

现在华为在快80岁的任正非带领下,能重新在软硬件基础信息平台上开花结果吗?

很有可能。

主要原因是随着中美竞争的加剧,国内越发需要自己的平台。华为当然是有力的参与者之一。

当然,至于最终做出来的产品和美国比怎么样,是另一回事。但现在需要解决的是0和1的问题,是尽量能用的问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是以后的事。

我认为,华为重新聚焦于这个方向,战略上是对的。但是,执行力怎么样,还得观察。毕竟老任已经快80了,跟着他创业的那帮人都老了,甚至余承东都已偏老。而像1990年代提拔、重用李一男那样提拔新人,难度很大。

3、奖惩机制在2023年大幅改革,创造利润和现金流的部门要多发奖金,而徒有营收、但缺乏利润和现金流的部门,要大幅减少甚至不发奖金。

总体来看,我认为华为优厚的年终奖,要大幅缩减了。

那么,华为面临的形势,真的很严峻吗?

那是当然,营收和利润已经说明了一切,所以老任急了。

我又看了一遍2000年任正非写的《华为的冬天》。坦率地说,这篇文章仅仅是强调危机,却没有讲是什么危机。可能在那个年代,任正非觉得危机是每个人都看得见的,所以不需要讲吧。

当年华为的危机是:1990年代的互联网泡沫,在2000年破灭了。

确切地说,泡沫破裂的时间是2001年。2000年仍然方兴未艾,貌似十分热闹。但是网络经过了七年的高速发展,而互联网巨头们都不挣钱,估值却很高,人们仍在大规模投资,那么泡沫总有破裂的时候。

一旦泡沫破裂,网络和通信公司必然纷纷倒闭。那时通信设备卖给谁呢?

所以任正非在2000年,就已经未雨绸缪了。

以上是外部原因。内部原因是华为的研发暂时乏力,技术方向上也有些迷茫。

所以面对内外形势,任正非写出了《华为的冬天》。

那么,现在,2022年8月,当任正非再次写出《整个公司的经营方针要从追求规模转向追求利润和现金流》时,华为的内外部环境又怎样呢?

内部,高级领导年龄偏大,功臣众多,都是高薪,这已经是一块巨大的成本而非收益。华为已经很难再为类似于李一男、郑宝用的20多岁的天才新锐,留出更大的发展空间了。

外部,……还是不说了。

连我国信息产业的主力之一的华为都要喊“活下去”,意味着什么?

任正非的这次讲话比2000年他说“华为的冬天”时要严重得多

任正非和一大批企业家一样,已经很久没有媒体新闻了。这张充满老年斑的照片是我在网上找的。

还是举例吧。比如一支军队,其中几乎百战百胜、备受照顾的王牌师,都要喊“活下去”时,是否说明整体环境已经非常险恶了?

1947年5月,国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整编74师,在孟良崮上被重重包围,张灵甫通过无线电对83师师长李天霞喊“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吧”时,国军在大陆的整体命运,其实已经注定。

我觉得任正非还是转型慢了。

在老邓看来,2013年以后,尤其是2015年以后,大多数行业都要及时收缩,保守经营。

我是通过2015年的股灾看到这一点的。

就算要投资,也要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投资。搞技术挖潜,进一步提高产品质量和科技含量。

而不能像董明珠那样,一会儿收购了新能源车企,一会儿又要搞芯片,一会儿又要搞手机……幸亏她说的“500亿元搞芯片”没有真的大投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新能源车和手机已经让格力亏了100多亿了。

不要盯着眼前貌似不错的行业,因为巨额投资要想有收获,一般得好几年以后。而几年以后的形势谁知道呢?

一般人都不知道,所以水平不够。

但是李嘉诚肯定知道。

2015年以前,李嘉诚已经基本上……

2015、16年的房地产利润,就留给别人吧。

当时还有很多人嘲笑李嘉诚:跑那么早干什么。可是最近几年怎么样?

高人。虽然任正非等人都是罕见的人杰,但香港老油条还是对内地的企业家形成了降维打击。

事后来看,任正非显然犯了和董明珠一样的错误。

别看华为最近两年的财报不错,那都是账面上的。华为有一大堆烂摊子要收拾、要收缩,这些都是非常花钱的。而在以前,这些潜在的巨大亏损并没有反映在账目中。

华为能否力挽狂澜?能否重新聚焦于ICT,在度过任正非所说的“三年困难期”以后,在2025年以后重新焕发青春?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