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科技

B站付费视频害UP主掉粉过万?我们给B站提两个建议

交出Q1财报后的第二周,B站悄悄开启了一场重要实验。6月20日,B站拥有上百万粉丝的UP主@勾手老大爷邓肯推出了一套“付费视频”,用户可以花30元购买十集内容。不过,用户虽然一次性付费,却并不会一次性获得所有内容,而是相当于买通了一张“订阅门票”。接下来,UP主会每月更新一到两次付费专题,年内将10集内容更新完毕。目前……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B站付费视频害UP主掉粉过万?我们给B站提两个建议,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交出Q1财报后的第二周,B站悄悄开启了一场重要实验。

6月20日,B站拥有上百万粉丝的UP主@勾手老大爷邓肯推出了一套“付费视频”,用户可以花30元购买十集内容。不过,用户虽然一次性付费,却并不会一次性获得所有内容,而是相当于买通了一张“订阅门票”。接下来,UP主会每月更新一到两次付费专题,年内将10集内容更新完毕。

目前为止,B站没有对此次试水实验作出任何官方回应。按照以往的惯例,B站通常会在新功能正式上线前开展小范围测试,并谨慎挑选参与测试的UP主。通常,实验样本会均匀分配,其中既会有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粉丝的大UP主,也会有数千或数百名粉丝的小UP主。这样做显然能为B站提供更全面的效果反馈。

但目前来看,参与本次“视频付费实验”的UP主仅有@勾手老大爷邓肯一人,这是反常的。从目前舆论的反馈来看,很难说是不是大部分UP主对实验风险抱有忌惮。

B站付费视频害UP主掉粉过万?我们给B站提两个建议

从发布付费视频至今,@勾手老大爷邓肯这一善于幽默讲解离奇事件的UP主已经损失了上万粉丝。在评论区,不少粉丝发布了不满或不解的声音。很多人质疑收费标准过高,也有人认为UP主的视频中有大量片段来自对其他版权内容的整理,对此收费既不合法也不合理。

但为爱发电终非良策,B站是真的需要给UP主找新的赚钱路子。今年Q1,B站的经调整成本率高达81.3%。营业成本中的大约一半是支付给UP主的分成。一季度,B站支付了近21.5亿元。如果B站想大幅缩减开支,最快的方法就是缩减给UP主的分成。但谁来补上缺失的部分?

虽然争议激烈,但邓肯的首条付费内容还是获得了2.3万播放量,这证明他已经因此获得了至少60万元的收入。对于UP主本人和B站来说,这场实验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它显然可以做得更好。

第一个建议:不要内容付费墙,要舰长的付费会员权益

短视频UGC创作者怎么赚钱?主流的路径其实只有3个:为甲方植入广告、开直播带货和接受打赏、获得平台分成奖励。

短视频平台怎么赚钱?主流的路径其实也只有3个:从创作者的广告商单中抽成、从直播带货和粉丝打赏中抽成、出售平台广告位和营销方案。

对于平台方来说,其他变现方式都可以归类为“非主流路径”:比如B站也会自研游戏和为游戏企业做联运和代理、会购买OGV内容然后出售大会员资格、会开设电商业务出售周边手办等等。但本文将这些路径都视为离短视频产品本身较远的业务变体,不将其混为一谈。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较少被运用的路径,就是让用户直接为短视频付费。

YouTube曾尝试过为youtuber定制内容,以吸引观众购买付费会员,但效果很一般。

2015年,YouTube在美国市场推出YouTubeRed订阅服务。每月花9.99美元,用户可获得无广告、后台播放、离线播放视频等特权。除此之外,你还能看到YouTube为大网红PewDiePie、JoeyGraceffa等人量身打造的小剧集。

YouTube没有公开展示过销售成绩。2016年,根据TheVerge的报道,经过一年时间运营,YouTubeRed的付费用户仅有150万。这是一个与YouTube自身体量完全不匹配的数据。

不论是让用户花钱跳过广告看短视频,还是让用户花钱看网红做小综艺,这都是两个很拧巴的伪需求。在长视频行业,这都是需要平台方花大力气购买高价影视内容才能勉强实现的目标。

2018年1月1日,YouTube宣布不再支持付费频道订阅和付费内容,取而代之的是向创作者开放频道会员功能。也就是说,用户可以向自己喜欢的创作者直接付费,成为“某个网红专属的付费会员”。特权包括头像特殊展示、获得专属徽章、获得醒目留言机会等等。

B站付费视频害UP主掉粉过万?我们给B站提两个建议

这对B站来说没什么参考价值,甚至很难说到底是谁参考了谁。因为B站早在2016年就推出了直播大航海时代系列产品,粉丝可以花钱成为UP主的舰长、提督、总督,其实也就是UP主的“付费会员”。

B站付费视频害UP主掉粉过万?我们给B站提两个建议

只不过,在YouTube给创作者当付费会员,确实可以看到付费墙里的专属内容——如果创作者提供付费内容的话。但在B站当舰长,其实获得的内容与普通观众并无区别,因为B站此前并不允许UP主设立付费墙。

@勾手老大爷邓肯这一场引发争议的付费实验,或许可以参考YouTube的做法进行调整。如果将付费内容视为对舰长198元福利的附加,而不是设立单独的30元付费墙,或许可以赢得三赢的局面。

对UP主来说,可以让自己的舰长席位看起来更有吸引力;对付费粉丝来说,上舰权益获得了增加;对B站来说,既可以吸引UP主开播,又能吸引粉丝主动上舰。这似乎是比现在更合理的方案。

至于“让部分视频变为舰长专属是否会导致免费内容数量减少”的担忧,我们认为这并不会成为真正的问题。因为在商业逻辑下,能够吸引粉丝付费的UP主和愿意为UP主付费的粉丝一定是少数。UP主的主要收入还是会来自于广告和分成,这都非常依赖免费视频和免费观众。

在这样的前提下,付费视频不可能动摇免费视频成为主流。

第二个建议:30元十集步子迈太大,可以试试3元一集小步快跑

“从事创作这么久,我一直想拿出更多的精力去做更精品内容,但因为种种客观因素一直未能成行。但想法一直都在,如果能有机会给我们小团体增加一些收入,说不定我们可以扩大产能,去做一些更有趣的事情。”@勾手老大爷邓肯在自己的评论区写道:“老实讲投资挺大的,一直梦想着拍实景,正好趁着疫情花钱包了一个电影院的厅,还有灯光摄像团队。”

投资需要回本,但未必要一次性回本。连B站都没实现盈亏平衡,何况创作者。

在邓肯的评论区,很多争论围绕定价展开。有粉丝评论称:“30元十集,一集3块钱倒也不贵。但是这十集不是立刻能看到感觉就不太行了。要么一集更新收一次钱,要么30元直接更新十集,这样感觉会好蛮多。”

也有粉丝问道:“能不能分集购买,只买我感兴趣的?”邓肯回答:“目前没有这个功能。”

目前来看,这轮实验的定价并没有展现出足够的市场调研,在产品功能上也远非完善。当用户抱怨价格高时,付费短视频在品质上不仅仅要跟免费短视频做竞争,甚至要跟长视频做竞争——而它们几乎是没有胜算的。

有粉丝在评论区质问:“蜘蛛侠电影也就3块钱。意思是你做的视频比蜘蛛侠还好看是吧?”

相比长视频,短视频的优势其实只在于它们的平台离用户更近,以及更适合碎片时间快速解瘾。所以,你不能用过高的定价去试探用户的习惯。当观众有大量免费又好看的长短视频内容作为备选项时,愿意为短视频付费的一定只有少数铁杆粉丝,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建议将它设置为少部分舰长的特权内容。

不过,如果希望面向所有人收费,倒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

2020年开始,快手就上线了竖屏短剧的付费功能,创作者可以自行制作小短剧向粉丝收费。相比B站,快手的收费方式要对普通人友好得多。

不愿意付费的观众,可以等剧3天一更,免费看完全集。等不及更新的观众,也可以“超前点播”,花3元买5集,或者花9元一次性买完全季。据36氪观察,短时间内付费人数过万的剧集不在少数。

B站付费视频害UP主掉粉过万?我们给B站提两个建议

要么把付费墙变为会员墙,要么把付费墙拆低并允许消费者挑选内容,这就是我们给B站短视频付费模式的两点建议。

对于平台和创作者来说,变现不是罪恶,只是需要更多智慧。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