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科技

人员优化进行时 B站直播何去何从?

本报记者李玉洋李正豪上海报道日前,有消息称B站直播业务部门计划裁员,已初步拟好名单,将会波及整个直播部门。对此,B站方面紧急回应称,直播业务情况很好,毛利连续三年提升,正在积极对外招聘,在招岗位40多个。“已经在家一个多月了,基础工资还在正常发放。”一名B站内部员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B站这段时期基本在优化人员,虽……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人员优化进行时 B站直播何去何从?,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本报记者 李玉洋 李正豪 上海报道

日前,有消息称B站直播业务部门计划裁员,已初步拟好名单,将会波及整个直播部门。对此,B站方面紧急回应称,直播业务情况很好,毛利连续三年提升,正在积极对外招聘,在招岗位40多个。

“已经在家一个多月了,基础工资还在正常发放。”一名B站内部员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B站这段时期基本在优化人员,虽然不清楚B站直播部门是否在裁员,但整个部门被端掉几乎不可能。记者随后向B站其他工作人员求证相关消息,对方表示,听说相关部门是在裁员,但具体数量不太清楚。

至于人员优化原因,一个被广泛议论的说法是B站直播部门可能为入驻公会用高于行业的标准无限返点刷流水,致使直播区生态失衡。对于该说法及相关问题,本报记者联系B站方面,截至发稿未获答复。

近三年来,B站加速破圈,在追求用户增长的同时,寻求游戏之外的商业变现模式。财报显示,B站2021年第四季度月活用户达到2.72亿,同比增长35%;2021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93.8亿元,同比增长62%,其中直播与增值业务实现营业收入69.35亿元,同比增长80.33%,占营业总收入的35.78%,已成为B站第一大业务。

上述消息人士表示,自己已无感于B站直播部门人员优化,毕竟众多互联网大厂都在人员优化,已经麻木了。记者注意到,在2021年财报会议上,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明确表示,B站要进入降本增效的阶段,“把不该花的钱都给控制住,同时把该花的钱的效率提得更高”。

在大厂降本增效的同时,游戏直播的监管愈趋严格。4月15日,国家广电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中宣部出版局联合发布通知,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平台游戏直播管理,要求严禁网络视听平台传播违规游戏,严禁违法失德人员利用直播发声出镜等。

生态之变

据了解,前述的入驻公会通常是指主播公会或直播公会,这是伴随直播行业兴起的新兴行业,公会通过招募签约并培养主播,再输送至各个直播平台实现盈利,有些公会也会在直播中刷流水以提高主播人气。

一名B站主机游戏区“小透明”主播表示,作为底层主播,一直没加入公会,但不加公会就没人刷人气,在主机区要翻好几页才能看到自己的直播间。事实上,公会为签约主播刷榜、刷人气,已是直播行业的普遍操作。

B站财务数据方面似乎也有所体现。财报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B站营业成本为46.83亿元,同比增长62%;其中,收入分成成本占24.28亿元,同比大增91%。B站给出的解释是“向直播主和内容创作者支付的收入分成增加,以及扩充移动游戏和增值服务之际向分销渠道支付的款项增加所致”。

直播与增值业务尽管是B站第一大营收来源,但增速开始放缓。数据显示,2021年Q2、Q3,同比增长均在95%以上,但Q4已下降到52%。

在这种背景下,B站调整直播业务部门,或许确是空穴来风。

不同于其他很多平台主播,B站主播身份之外,还有另一重角色——UP主。2018年2月,B站上线“bilibili创作激励计划”,根据这一计划,UP主可获取收益养活自己。但今年以来,不少UP主表示在B站的创作激励变少,有些全职UP主称收入“下降了八成”。

今年2月,B站就被曝出游戏部门裁员,把裁员称为“毕业日”,将离职流程称为“bilibili毕业日”各项事宜指引。

“签约的UP主合同不改,就是搞搞一些公会和直播部门的负责人。”有观点如此分析。截至2021年,在B站百万粉丝UP主中,超过70%也是主播。

有B站直播用户表示,前两年BLS颁奖典礼上还会为喜欢的主播刷礼物,随着公会大肆入驻后,基本就不刷礼物了;另有用户表示,公会为主播上舰长属于日常操作,曾亲眼见证了几个200舰的主播几天就变成了2000舰,但平时弹幕也没几个。

何去何从?

自2015年上线后,B站直播在斗鱼、虎牙、映客等众多直播平台中表现并不突出。然而,情况在2019年迎来转变,B站开始大力开拓直播领域,花高价邀请昔日“斗鱼一姐”冯提莫入驻,还被传斥巨资拿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

直播,更是B站2020年的主要发力领域。2020年初,大鹅文化原CEO王宇阳与COO王智开加入B站直播部门;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B站通过云音乐节、云展览、云演出等活动,吸引不少新的KOL与主播入驻,相关的直播品类也在不断扩展。当年7月,B站直播又签约了主站首个粉丝破千万的UP主“老番茄”,这是一个值得广大B站用户铭记的时刻。

公开数据显示,2021年B站全年月开播人数同比提升50%,营收主播数同比增长59%,主播人均收入同比增长38%。其中,游戏直播领域的增长明显,2021年在游戏直播领域,B站月开播量同比增长79%,月观看人数同比增长60%。

2022年年初,B站又发布新一年度的直播公会激励政策。政策显示,2022年1月1日后入驻B站的新主播,享受3个月70%的无责奖励分成,3个月后也能在50%的基础分成上,通过完成任务获得20%的奖励分成。

不过,B站直播仍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你看冯提莫有影响吗?”“娱乐区不看B站”“B站直播只看单机游戏、LOL比赛”……在外界看来,B站直播人设还未立,没有像B站本身那样破圈,冯提莫和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更多还只是B站直播的排面而已。

在网络直播这个成熟赛道上,B站直播既要在游戏直播领域与斗鱼、虎牙等老牌直播平台竞争,还要在秀场直播领域迎战抖音等新秀。那么,B站直播靠什么立足?

记者注意到,二次元游戏直播和虚拟主播可能是B站直播的两大利器。作为B站直播所推荐的热门分区,二次元游戏《原神》的B站直播一年多来热度依旧不减,不管是开播主播量,还是用户为主播上舰量、刷礼物量都要高于其他游戏。

或许用户很难给一个脸都不露的虚拟主播刷礼物,但在B站可能只要皮套好看、会整活就能获得打赏,尤其是在《原神》直播分区。记者就曾在B站知名UP主“大祥哥来了”的《原神》直播间内见证了个人为主播发送了一个5万元的SC。

有观点认为,B站没赶上做直播的好时候,一是直播赛道已是一片红海,内卷很严重;二是当下对于游戏直播的监管在加强;三是B站用户普遍比较年轻,消费意愿不是很强烈,总之B站直播发展下去不容易。

可以预测的是,B站直播未来的发展道路不会是平坦的,后续进展还需交给主播和用户。“十年王者无人问,一朝瓜皮天下知”,这是网友对斗鱼知名主播大司马成名之路的总结,这说明了直播时长的积累、会整活是一个素人主播成名的必备条件。只要年轻人喜欢ACG,喜欢鬼畜,喜欢造梗,B站直播就不会凉。

“公司持续投入直播业务,作为给创作者提升实时互动的一种平台能力,将会继续招聘和迭代人才梯队,当前仍在招聘优秀人才,在招岗位超过40个。”B站方面表示。

记者也注意到,目前B站确实在对外招聘直播业务相关人员,包括直播电商资深活动运营、直播资深娱乐商务合作、直播资深商业策划、直播资深营收活动策划等职位。至于B站直播下一步怎么走,仍值得关注。

猜你喜欢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