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沿科技

2022年反垄断第一把火,烧到阿里、腾讯、京东、B站

实习生/温莹雪新年伊始,监管动态频频。继昨日网信办接连发布网络安全审查与规范算法推荐两个重磅文件后。1月5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13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行政处罚案例,其中涉及腾讯9起、阿里2起、京东与B站各1起。新年的第一把反垄断之火,“烧”到的还是平台企业。可见,平台企业依然是2022年的监管重点,数字经济的规范依旧是…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2022年反垄断第一把火,烧到阿里、腾讯、京东、B站,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实习生/温莹雪

新年伊始,监管动态频频。继昨日网信办接连发布网络安全审查与规范算法推荐两个重磅文件后。1月5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13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行政处罚案例,其中涉及腾讯9起、阿里2起、京东与B站各1起。新年的第一把反垄断之火,“烧”到的还是平台企业。

可见,平台企业依然是2022年的监管重点,数字经济的规范依旧是贯穿今年的主线。反垄断执法呈现向前追溯与事前审查并重的趋势,对平台企业而言,应更谨慎对待投资并购行为,研判风险,及时申报。

互联网领域经营者集中监管不断加码

经营者集中审查是反垄断执法机构对企业合并、收购等经营者集中行为的事前控制。经营者集中的申报标准之一为“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年度的全球营业额合计超过100亿元,并且至少两个经营者在中国境内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如符合即需要事先申报。

这次处罚的案例均未依法事先申报,因此遭到了行政处罚。

其实,从2020年末开始,互联网领域经营者集中已成为反垄断监管重点。互联网平台具有较强的网络效应和规模效应,尤其是头部平台,占据具有绝对优势的用户和数据资源,利用资本优势纵横捭阖,渗透入不同领域市场。

此次被处罚的13案例均可以看到头部平台投资枝蔓的延展。

2022年反垄断第一把火,烧到阿里、腾讯、京东、B站

2018年2月,阿里网络与贵阳星力设立合营公司,在贵阳市从事盒马鲜生门店运营的超市业务。

2016年4月京东邦能与宁波誉衡设立合营企业,则可以看出京东此前就开始在医药健康领域发力。

而主要从事社交和通信服务、游戏等的腾讯,2015年与和谐汽车设立合营企业,方向瞄准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行业;还在2019年收购念念分享,该公司主要从事即时配送业务。

武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周围此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互联网平台具有明显的生态化商业系统特点,也就是说平台基于自身的核心业务,大量并购相关联市场,进一步扩大在核心业务上的市场支配力量,自我优待、链接封禁等行为随之而来。

“基于平台的商业生态会进一步放大这些行为的反竞争效果,一旦不被该平台的生态接纳,对于市场其他竞争对手的影响会成倍增加。”周围表示,所以要从源头上,在经营者集中阶段就严格审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2021年互联网领域共有85件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被处罚案例。

去年3月12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集中发布对腾讯收购猿辅导、百度收购小鱼集团等10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件的处罚决定书。4月3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又公布对9起互联网领域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案的行政处罚,认定腾讯、美团、滴滴、苏宁、蚂蚁金服等公司的相关并购案构成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

7月7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对22起互联网领域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案的行政处罚,其中8起涉及滴滴、6起涉及阿里、5起涉及腾讯、2起涉及苏宁、1起涉及美团,单一案件顶格处罚50万元。

7月24日,腾讯音乐合并被追溯处罚。

11月20日,国家反垄断局成立后的第三天,公布了43起互联网领域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案的行政处罚,其中13起涉及阿里、13起涉及腾讯,百度、京东、美团、58集团各3起,苏宁易购、滴滴各2起,字节跳动、与红杉煜辰收购在线酒水零售平台“酒小二”。而在此前的处罚案例中,曾追溯处罚十年前的违法交易。

市场监管总局曾表态称,依法处理未依法申报案件,既能保障各类市场主体公平参与竞争,维护反垄断法权威,不断优化公平、透明、可预期的竞争环境;又能有效督促企业提升合规意识和能力,推动企业和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可见,企业此前的应申报未申报案件,仍会被纳入监管范围。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事前审查逐渐成为反垄断创新监管的新方式。

2021年7月份市场监管总局叫停虎牙、斗鱼合并,系国内互联网领域首例禁止集中案件,对规范互联网行业投资并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具有重要意义;11月18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挂牌国家反垄断局,设置反垄断执法一司、反垄断执法二司和竞争政策协调司三个司局,其中反垄断执法二司负责依法对经营者集中行为进行反垄断审查,开展数字经济领域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等。

近期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国家反垄断局局长甘霖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持续规范平台经济、科技创新、信息安全、民生保障等重点领域竞争行为,严格依法查处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垄断行为。持续加强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防止“掐尖式并购”和资本无序扩张。健全市场竞争状况监测评估和预警制度,加强垄断和竞争失序风险研判和识别预警。

监管信号非常清晰,平台企业应更谨慎对待投资并购行为,研判风险,及时申报。

而且,目前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的处罚顶格为50万,一直有声音争议处罚力度不够。在去年10月首次提请审议的反垄断法修正草案中,大幅提高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的惩罚力度。

修正草案第58条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实施集中,且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由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实施集中、限期处分股份或者资产、限期转让营业以及采取其他必要措施恢复到集中前的状态,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不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处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这一条款一旦通过,将对企业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产生更大的威慑力,给企业投资并购行为加上“紧箍咒”。

猜你喜欢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