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杨文军妻子:他有一种苦行僧式的学者之乐 失去他的悲痛像火焰一样煎熬着我

齐鲁网·闪电新闻11月19日讯“没有经历过这种丧失至亲的人很难体会,那种悲痛是有温度的,它像火焰一样煎熬着人。我都区分不了睡眠和白天。”11月4日,山东省中医院内分泌科主任杨文军医生因病去世,年仅49岁。从这天起,杨文军的妻子杨旻一直承受着失去挚爱的煎熬。“也许那是杨大夫表达的爱”11月18号,在杨文军医生去世的第14……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杨文军妻子:他有一种苦行僧式的学者之乐 失去他的悲痛像火焰一样煎熬着我,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齐鲁网·闪电新闻11月19日讯“没有经历过这种丧失至亲的人很难体会,那种悲痛是有温度的,它像火焰一样煎熬着人。我都区分不了睡眠和白天。”11月4日,山东省中医院内分泌科主任杨文军医生因病去世,年仅49岁。从这天起,杨文军的妻子杨旻一直承受着失去挚爱的煎熬。

“也许那是杨大夫表达的爱”

11月18号,在杨文军医生去世的第14天,家中他的遗像已经撤去,替换上杨医生和妻子杨旻的合影。合照中的季节尚是春天,背景是一片灿烂的樱花。在合照旁边,有一支娇艳欲滴的粉色月季花。那是11月8日,杨文军去世的第五天,杨旻在雪地里发现的它。

“早上就从窗户那里,忽然看见远远的有一团红,就在雪地里有一团粉红,我就对姐姐说,那里可能是一朵花,她都不信,说这么大的雪,有花也应该冻坏了,我说不会,你去找。果然确实在雪里有一朵这么神奇的一朵花。”

杨旻一度相信,这朵花与杨文军有关,她觉得,这是杨文军在以他的方式传递思念和爱意,于是她将这朵花摆在两人的合照旁边。

“也许是杨大夫在某种意义上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了对我们的爱。有时候想,像他这样一个温和善良的人,也确实是配得上奇迹,是吧?”

他的遗物:书籍、针灸盒和压缩饼干

妻子杨旻在整理丈夫遗物时,发现原来能缅怀丈夫的遗物是那么少。几张照片,几块奖杯,多的是丈夫生前遗留下来的书籍和病方。杨文军生前酷爱读书,每天早晨4点钟,他准时起床在客厅的书桌上研读,小小的书桌三面堆满书籍,只留下一面坐着杨文军。杨旻觉得,丈夫有着苦行僧式的学者之乐,他自得其乐。在这个世界,他虽然只活了49岁,但那种学海无涯孤舟奋进的溯源精神,是很多人难以抵达的。

家里还有一个针灸盒,那也是杨文军生前的爱物。作为中医大夫,他常常在家研究针灸,拿针往自己身上扎。

在妻子杨旻看来,杨文军实在是一个温和的人,几乎不会拒绝别人。尤其是面对患者时,他总是有求必应。为了给更多患者看诊,他常常延长自己的门诊时间。为了挤出更多时间工作,他很少到医院食堂吃饭,而是把他的餐卡交给学生,叫学生去食堂吃饭,自己拿压缩饼干充饥。他生前的最后一个快递就是一大箱压缩饼干,这箱饼干杨文军只吃了几块,剩下的,他再也没有机会吃了。

再见爱人

杨文军夫妻是灵魂伴侣式的夫妻,两人常有赌书泼茶的情调。杨旻说,他们两人最纯粹的快乐就是两人在一起各自读书,杨文军阅读中医典籍,杨旻阅读学刊。杨文军还喜欢向杨旻分享自己治愈病人的过程,有时候,他会忽然冒出一句:“患者个儿不高,肌肉很紧凑,面色潮红,脾气不小,你猜他是什么体质?“回忆起昔日美好点滴,杨旻难掩遗憾。

同每一对相爱的夫妻一样,他们也曾许过天长地久的诺言。2020年是庚子鼠年,杨文军和杨旻同属鼠,两人特地去刻了一对石头章,互相承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然而距离这个承诺仅过去了一年多,杨文军就离开了人世。“我丈夫49岁就离开了我,等于我49岁就失去了家。我们再也不可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