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

劳动课将成为中小学一门独立课程 学什么?怎么上?

三亚市吉阳区丹州小学学生参加特色劳动课。本报记者徐慧玲摄海口市海景学校学生学习咖啡烹调。林志华供图■本报记者侯赛耕耘、染织、刺绣……古诗中有多少劳动呈现的诗意,就有多少劳动的艰辛。从生产到生活,从饮食到娱乐,人类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凝聚着劳动者的智慧与创造。教育部日前印发的《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要求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劳动课将成为中小学一门独立课程 学什么?怎么上?,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三亚市吉阳区丹州小学学生参加特色劳动课。本报记者 徐慧玲 摄

劳动课将成为中小学一门独立课程 学什么?怎么上?

海口市海景学校学生学习咖啡烹调。林志华供图

■ 本报记者 侯赛

耕耘、染织、刺绣……古诗中有多少劳动呈现的诗意,就有多少劳动的艰辛。从生产到生活,从饮食到娱乐,人类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凝聚着劳动者的智慧与创造。

教育部日前印发的《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要求,从今年秋季学期开始,劳动课将成为中小学的一门独立课程,多种劳动技能将纳入课程。从综合实践活动课程中独立出来的劳动课,代表劳动教育不再只是“蜻蜓点水”,而是以更加系统专业的姿态成为义务教育课程的一部分。

面对劳动课新变化,海南的学生、老师、家长们准备好了吗?新劳动课应该如何上?又该如何进行评价?海南日报记者对此进行采访。

学什么? 日常生活劳动、生产劳动、服务性劳动三大类

作为中小学的必修课程,劳动课是不少“60后”“70后”“80后”的集体记忆。捡粮食、扎扫帚、绑墩布、打扫教室……劳动课或多或少带着不同时代的印记。从将劳动教育纳入教学计划,到劳动课成为中小学的一门独立课程,尽管劳动课的形态、名称有所变化,但一直存在于我国中小学课程体系之中。

据介绍,此次劳动课新标准的推出,是希望通过丰富开放的劳动项目培养学生正确的劳动价值观、良好的劳动习惯和品质,使其成为懂劳动、会劳动、爱劳动的时代新人。

根据新课标,今年秋季学期后,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校劳动课程每周将不少于1课时,课程共设置十个任务群,分为日常生活劳动、生产劳动和服务性劳动三大类。

据了解,此次发布的劳动课程标准顺应了时代要求,着重提升中小学生的生活技能,如低年级学生要学习简单的家庭烹饪劳动,学会洗菜、择菜等;高年级学生则要通过阅读产品说明书,学会拆洗空调滤网、清洗饮水机、维修家电小故障等。

海南省教育研究培训院综合实践活动教研员吴忠喜认为,此次新课标不仅涵盖了各类生活场景,还明确了农业、工业、服务业等劳动实践,将技巧、技能、科技实践活动等内容结合起来,劳动的概念更加完整。

怎么上? 构建劳动教育系统融通网络

劳动新课标公布后,成为社交媒体热搜榜上的“流量话题”。很多家长留言表示,十分支持孩子学习、掌握劳动技能,但对劳动课应该怎么上还存有疑问。还有一些家长担心,劳动课是否会成为家长“代劳”、摆拍“打卡”的新负担?

吴忠喜表示,劳动课作为一门课程,由学校发挥主导作用,家庭发挥基础作用,由学校、家庭、社会协同推进。

谁来上劳动课?场地问题如何解决?吴忠喜认为,需要强化统筹推进劳动教育工作中的政府行为,解决劳动教师缺乏、劳动场所不够、劳动经费欠缺、劳动安全保障不力等问题。

他建议,要积极构建劳动教育系统融通网络。融通社会、社区、家庭、学校各个方面的资源与力量,充分挖掘、利用社会机构和组织可提供的劳动教育场所,促使各类劳动教育实践基地、素质教育基地、研学旅行营地和基地以及其他社会资源融通联动。

事实上,我省不少中小学已尝试通过田园课程等,构建以劳动和科学为主线的项目式学习课程体系,在劳动教育方面做得有声有色。

薄荷枝叶繁茂、金银花悄然开放、桃金娘含苞待放……日前,海南日报记者在海口市秀英区长滨小学看到,该校教学楼后的南药园里诠释着学校的劳动教育理念:突出绿色教育,体现本地特色。

“这棵金银花树,是学生家长从自家园里移植过来的。”长滨小学教师蔡英甫说,学生们在栽树的过程中,不仅学会了许多种植知识,还学会了团队协作,这些都是日常课堂上学不到的。

校园绿芽基地种植园里的植物,美术教室里展示的用废弃纸箱做成的渔船,午休室床上叠放整齐的被褥床单……这些都是长滨小学学生们在劳动教育中的收获和成长。

海口市海景学校学生经常要参加一些有烟火气的劳动活动和课程。例如,到学校旁边的花卉基地种植花卉,在学校教师食堂参加包饺子比赛,到海口旅游职业学校学习插花、烹饪等。

如何评?

劳动教育评价要强化“过程”

新课标公布后,不少家长提出疑问:“劳动课的效果应该如何评价?”“孩子要参加劳动课考试吗?”……

202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大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提出,把劳动素养评价结果作为衡量学生全面发展情况的重要内容,作为评优评先的重要参考和毕业依据,作为高一级学校录取的重要参考或依据。不过,目前的课程标准和政策尚未将劳动教育纳入中考等考试考核范围。

长滨小学劳动课采取学生自评、互评,教师评价和家长评价相结合的多元评价方式,评选校园“劳动小能手”等。

“技能成果容易评价。如何量化评价劳动观念养成、精神感悟等‘看不见摸不着’的指标,还需要进一步的探索和细化。”长滨小学校长王先云表示,劳动教育一定要强化“过程”评价,不能只看结果,要对孩子的劳动态度、技能掌握情况等进行综合反馈,形成完整的评价机制,让孩子在劳动的过程中接触实践、认识社会、收获成长,真正让技能从课本走向生活。

“家校协同在劳动教育中越来越重要。”王先云认为,在孩子的劳动教育中,家长应发挥更大作用,指导孩子学习劳动技能,不断增进亲子关系。

针对目前劳动教育评价制度尚未健全、教师参与劳动教育尚未纳入学校日常评价考核制度等问题,吴忠喜提出,要进一步深化教育评价制度综合改革,用评价杠杆推动不同群体对劳动教育的重视。在职称评审中,要对劳动课教师与其他学科教师一视同仁,用政策吸引其他学科教师参与到劳动教育中来。

猜你喜欢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