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尹锡悦就职典礼,拜登竟然派出备胎的备胎去

不知道对着美方派出的备胎的备胎,尹锡悦还能亲得起来吗?文海上客韩国当选总统尹锡悦5月10日即将上任。昨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披露,中方将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作为特别代表赴韩,参加尹锡悦的就职仪式。而日本方面,据共同社报道,将派出外相林芳正前往。尹锡悦图:资料比起中国、日本来,美国这次派谁来呢?1当地时间5月4日,白宫……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尹锡悦就职典礼,拜登竟然派出备胎的备胎去,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不知道对着美方派出的备胎的备胎,尹锡悦还能亲得起来吗?

文海上客

韩国当选总统尹锡悦5月10日即将上任。昨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披露,中方将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作为特别代表赴韩,参加尹锡悦的就职仪式。而日本方面,据共同社报道,将派出外相林芳正前往。

尹锡悦就职典礼,拜登竟然派出备胎的备胎去尹锡悦 图:资料

比起中国、日本来,美国这次派谁来呢?

1

当地时间5月4日,白宫正式宣布,将派他来——美国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的配偶道格拉斯·艾姆霍夫将率团前往韩国。

尹锡悦就职典礼,拜登竟然派出备胎的备胎去道格拉斯·艾姆霍夫和卡马拉·哈里斯夫妇

听到这个消息,海叔禁不住一阵惊讶。

艾姆霍夫是谁?有媒体评道,此君既然是美国副总统的如意郎君,那就可以标明“第二丈夫”。但问题谁是“第一丈夫”呢?要知道美国总统可是个男的。

韩国总统就任,对于美国来说,毫无疑问是外交事务。往常,这样的事儿,出席者要么是统揽外交的国务卿,譬如这次本该现任国务卿布林肯前往。或者如果显示出美国方面的重视程度,也可以派遣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杰克·沙利文前往。

尹锡悦就职典礼,拜登竟然派出备胎的备胎去布林肯、沙利文

美国媒体给出的分析是——因为5月20日左右,布林肯和沙利文将要陪着美国总统拜登访韩,所以不便在5月10日前往韩国。

在海叔看来,这个理由真是太过牵强。毕竟,5月10日和20日相差有10天之久。作为高阶层的职业外交官,在10天内两度到访同一个国家,是再正常不过的出差行程。美国方面真好意思拿拜登即将访韩作借口?

回想2019年6月,在日本大阪参加二十国集团峰会的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还不是说走就走,跟着文在寅一起到韩国?特朗普那次访问韩国,可没说因为在大阪已经见着文在寅了,所以可以取消行程。

尹锡悦就职典礼,拜登竟然派出备胎的备胎去 特朗普2019年参加完大阪G20峰会后,前往韩国,并和文在寅一起在朝韩交界之地见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 图:央视网

当然,拜登可以说,特朗普去韩国,主要是为了在文在寅陪同下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拜登更可以对外说,特朗普见金正恩是一种“政治秀”。作为职业政客,拜登对这种“秀”可以不屑一顾。但海叔要说,哪怕拜登如此说,他也该复习下历任韩国总统就职仪式,美方派出的究竟都是何许人物。

2

道格拉斯·艾姆霍夫此行,打着的该是什么名号呢?在海叔看来,拜登当局派他前往韩国的考量,大致有三——

第一,在此次韩国总统就职典礼上,美国方面确实不想派出外交部长或比外长级别更高的政府官员前往。反正布林肯和沙利文都不会出现在现场。而美方甚至表示,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也因拜登的访韩计划而不便前往韩国。美国方面还点名拜登夫人吉尔·拜登,说她5月5日至9日出访罗马尼亚。这么算下来,道格拉斯·艾姆霍夫简直是韩国总统任职典礼美方出席代表中备胎的备胎!

尹锡悦就职典礼,拜登竟然派出备胎的备胎去2021年7月23日,拜登夫人吉尔·拜登访问东京

第二,拜登确实非常看重他自己5月20日的东亚行程。此前,白宫宣布了拜登的外访计划——5月20日至22日访韩,其中21日进行美韩领导人会晤;23日和24日,在东京分别出席美日首脑会谈和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峰会。从中不难看出,5月10日走马上任以后,21日,尹锡悦将作为韩国总统与拜登会晤。而在拜登公布行程以后,韩日媒体又吵将开来,双方为拜登为何先去韩国后去日本争执不休。有日韩媒体不约而同地提及,以往大多数情况美国总统访问都是先到东京再到首尔,这次不同,似乎美方比较重视韩国。

尹锡悦就职典礼,拜登竟然派出备胎的备胎去拜登 图:资料

这事儿闹得即将卸任的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女士不得不出面说话:“美国同两国都建立了强有力的关系,总统先去哪国,无需深究。”瞧瞧普萨基这小嘴儿,说得话真是有种天衣无缝的感觉——一句话里根本没提到日本和韩国的名字,用“两国”来指称韩日。但在日韩媒体吵吵了半天之后,美国宣布派出“第二丈夫“参加尹锡悦的总统就职典礼,不知道日本媒体会翻出什么话儿来评论。

尹锡悦就职典礼,拜登竟然派出备胎的备胎去当地时间5月5日,白宫宣布普萨基即将卸任白宫发言人,卡琳即将接任 图:法新社

第三,尽管57岁的艾姆霍夫不是美国政府官员,但作为“第二丈夫”,这位老兄倒不是完全没有外交履历。起码在哈里斯就任副总统以后,他曾经单独访问过一些国家。譬如2021年8月,他就曾以“第二丈夫”之名访问日本,并在日本首相官邸与时任日本首相菅义伟会晤。

尹锡悦就职典礼,拜登竟然派出备胎的备胎去2021年8月,艾姆霍夫访问日本,与菅义伟会晤 图:日本首相府官邸网站

在哈里斯竞选美国副总统时,艾姆霍夫曾在社交媒体推特主页公开表露自己是“忠心的父亲,哈里斯的丈夫”,还“支持公正平等”云云。在哈里斯上任后,他帮着做点儿外交上的事儿,倒也不难理解。只是在美国来说,副总统本身是个较为象征性的职位。如今连韩国总统就职典礼这样的事情,美国都派不出像样的官员,连副总统都无法出来,而临时“征调”“第二丈夫”出场,可见美国在全球各个地方确实也够忙的。

3

在韩国政坛,尹锡悦一直有“亲美派”之称。而此次他就职总统之际,中方派出了国家副主席作为元首特使前往,超出了以往规格。可见,中国对韩国这一邻邦相当重视。而日本方面派出外相前往,也显示了日本方面哪怕再与韩国有争执,礼仪方面也还周正。这时候看美国派出“第二丈夫”,不知道届时尹锡悦会如何应对。毕竟他再亲美,可这次来的美国代表却并不是美方正式官员。不知道对着美方派出的备胎的备胎,尹锡悦还能亲得起来吗?

相关报道:

拜登5月下旬到底先去韩国还是日本?韩媒:白宫发言人称“无需深究”

据韩联社报道,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2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美国总统拜登将于5月下旬访问韩国和日本。而关于访问韩日的先后顺序,据韩联社报道,普萨基称,美国同两国都建立了“强有力的关系”,因此无需深究此次出访的先后顺序。

尹锡悦就职典礼,拜登竟然派出备胎的备胎去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

韩联社称,这是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来首次出访东亚。据报道,拜登将于5月20日至22日访问韩国,之后于22日至24日访问日本。21日他将在首尔出席韩美首脑会谈,23日和24日分别在东京出席美日首脑会谈和四方安全对话领导人峰会。韩联社援引此前分析称,拜登将韩国作为此行首站,说明美方为韩美关系赋予了重要意义。

此外据报道,就拜登访韩将聚焦朝鲜问题、韩国加入所谓“四方安全对话”可能性等议题,释放美国调整东亚政策信号的相关提问,普萨基表示,美国与韩国建立了非常重要的伙伴关系和纽带关系,但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仍将维持四方机制,我们与韩国合作的方式有很多,今后将继续努力深化双边关系。而对于韩国候任总统尹锡悦曾暗示将在受到邀约时积极考虑加入四方机制一事,普萨基表示,现阶段尚无可以预测的内容。

据媒体此前报道,普萨基4月27日发布声明,称拜登将于5月20日至24日访问韩国和日本。声明称,拜登此访旨在进一步深化与韩日在政治、经济和民间交往等领域双边关系。

此前报道:

韩媒:尹锡悦将不向中俄日派特使 只派特使去美国和欧盟

尹锡悦当选韩国新一届总统后,其未来在内政外交上的动向引发关注。韩联社15日援引尹锡悦团队核心相关人士的消息说,尹锡悦将不会向中国、俄罗斯以及日本派遣特使,只会向美国和欧盟派特使。

尹锡悦就职典礼,拜登竟然派出备胎的备胎去尹锡悦资料图

韩联社称,中美俄日这四国被称为“半岛周边四强”。但上述人士透露说,尹锡悦已确定国民力量党议员朴振为赴美国的特使团团长,不会向中国、日本和俄罗斯派遣特使。

此前有韩国媒体放风称,国民力量党议员权宁世、郑镇硕将作为特使分别被派往中国和日本,不过上述核心相关人士否认了此种报道。

至于不派特使前往三国的原因,该人士解释称,考虑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一事,尹锡悦决定不向俄罗斯派特使。关于中国和日本,在韩国各种“外交悬案”堆积如山的情况下,新政府上台后需要协调的内容很多,因此没有理由急着以候任总统的身份派特使团。

报道提到,预计将在下个月初或者中旬派遣特使。

韩联社回顾称,文在寅执政初期曾向美国、中国、日本、俄罗斯和欧盟都派出特使。朴槿惠在候任总统时期向中美派了特使。李明博在候任总统时期向“半岛周边四强”都派了特使。

更多报道:尹锡悦当选韩国总统 胜选仅5小时就与拜登通电话

任职检察官27年,将韩国两任前总统送进监狱。有着“总统克星”之称的尹锡悦,凭借不到百分之一的选票优势,笑到了最后。这位从政仅8个月的政坛素人,即将在两个月后接替文在寅,正式就任韩国总统。

还未就任,因为一通电话,尹锡悦就成功引发了舆论关注。应美方要求,尹锡悦同美国总统拜登提前通了电话,距离他发表胜选感言,只过去了5个小时,堪称“火速”。随后,尹锡悦就表示,他任期内将重建韩美同盟,并加强全面战略同盟关系。而这其中包括的“四方安全对话”、“萨德”反导系统等问题,又是影响中韩关系的关键话题。

不过,这通电话后,一贯主张对华强硬的尹锡悦,在首场记者会上,降低了调门,表示要发展相互尊重的韩中关系。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中方祝贺尹锡悦当选,并再次提醒,中韩是搬不走的近邻,也是相互离不开的重要合作伙伴。

今年是中韩建交30周年,两国贸易额进入3000亿美元时代,较建交初期扩大了约60倍,接近韩美、韩日以及韩欧贸易总和;中国还是韩国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最大进口来源国、最大留学生来源国。这些都是中韩互利共赢的具体成果。如何平衡好韩中关系和韩美关系,继续充当桥梁而不是选边站,这将是摆在新任韩国总统面前的一道必答题。

热门文章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