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

8.35亿美元买的肿瘤药数据不及预期,云顶新耀股价一年半蒸发八成

6月6日,吉利德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上宣布了Trop-2抗体药物偶联物戈沙妥珠单抗用于既往接受过两线以上系统治疗的复发或难治性转移性三阴乳腺癌患者III期ASCENT研究的最终结果。此前在2019年,云顶新耀耗资8.35亿美元向Immunomedics公司引进戈沙妥珠单抗在大中华区、韩国和部分东南亚国家研发、注册和商业化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8.35亿美元买的肿瘤药数据不及预期,云顶新耀股价一年半蒸发八成,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6月6日,吉利德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上宣布了Trop-2抗体药物偶联物戈沙妥珠单抗用于既往接受过两线以上系统治疗的复发或难治性转移性三阴乳腺癌患者III期ASCENT研究的最终结果。

此前在2019年,云顶新耀耗资8.35亿美元向Immunomedics公司引进戈沙妥珠单抗在大中华区、韩国和部分东南亚国家研发、注册和商业化的独家权利。而虽然本次数据显示戈沙妥珠单抗ASCENT研究获得成功,但作为一款被寄予厚望的ADC新药,戈沙妥珠单抗ASCENT研究的数据不及预期,引发对其市场前景的担忧。

戈沙妥珠单抗属于抗体药物偶联物,靶点为Trop-2受体,最早于2020年4月凭借I/II期研究被美国食药监局加速批准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至少2种疗法的转移性三阴乳腺癌患者,成为首个上市的用于治疗三阴乳腺癌的Trop-2 ADC药物。2021年4月,FDA基于III期ASCENT研究的结果对戈沙妥珠单抗在三阴乳腺癌患适应症上做出完全批准决定。

ASCENT研究是一项开放性、主动对照、随机验证性试验,纳入了500多名复发/难治性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患者被随机分为两组,一组接受戈沙妥珠单抗治疗,另一组接受医生选择的化疗。试验主要疗效指标为基线检查时无脑转移患者的无进展生存率,其他疗效指标包括全人群的PFS和总生存率。

最终锁库数据的随访分析结果显示,在全部意向治疗人群中,戈沙妥珠单抗相比医生选择的化疗方案可改善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延长中位总生存期近5个月,提高2年生存率。

从数据上看,虽然戈沙妥珠单抗与化疗相比表现出了优势,但无进展生存期仅仅延长了3个月,总生存期延长5个月,对于一款被寄予厚望的下一代疗法ADC新药而言,这一数据显然不能令人满意。

而云顶新耀在引进戈沙妥珠单抗时花费了8.35亿美元,吉利德在收购Immunomedics时更是耗资210亿美元,而当时戈沙妥珠单抗正是Immunomedics的核心产品。

相比之下,同样在今年的ASCO上,阿斯利康和第一三共展示的其HER2靶向ADC药物Enhertu在HER2低表达水平人群中的数据显示,与化疗组相比,接受Enhertu治疗的患者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49%;并且,Enhertu治疗患者中位PFS为10.1个月,化疗组为5.4个月,差异较显著。

此外在安全性数据方面,戈沙妥珠单抗相比对照组而言,3级以上治疗相关不良事件主要为腹泻、中性粒细胞减少,贫血、粒细胞减少性发热。而更为重要的是,因为安全性风险,戈沙妥珠单抗药品标签上带有黑框警告,警示其有严重中性粒细胞减少和腹泻的风险。

无论是吉利德还是云顶新耀都对戈沙妥珠单抗寄予厚望。销售成绩上,根据吉利德发布的2021年财报,戈沙妥珠单抗的销售额为3.8亿美元。

不过,实际上戈沙妥珠单抗最终数据不及预期也早有先兆。今年3月戈沙妥珠单抗临床试验刚公布初步结果后,吉利德便宣布将裁撤114名员工,这一信号也普遍被业界解读为,由于结果可能不及预期,吉利德提前对于戈沙妥珠单抗的商业化布局进行调整。

二级市场上,云顶新耀今年股价持续下跌,从其2021年年初高点已经下跌八成。

对于云顶新耀而言,由于缺乏商业化产品,2021年云顶新耀实现收益5.4万元人民币,净利润亏损约10亿元。作为一家完全依靠授权引进模式运营的创新药企,云顶新耀在业内一直备受争议,其引进戈沙妥珠单抗时的高昂价格也加剧了这一争议,而如今,公司重金淘来的新药的商业化前景也出现了更多不确定性。

2021年5月,戈沙妥珠单抗在中国的生物制品上市许可申请获得受理,随后被纳入优先审评品种,用于治疗接受过至少两种系统性治疗的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者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此外,戈沙妥珠单抗在早期乳腺癌和转移性乳腺癌一线、二线及以上治疗的多项临床研究正在进行中。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8.35亿美元买的肿瘤药数据不及预期,云顶新耀股价一年半蒸发八成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猜你喜欢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