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

摘帽后又亏损 贵人鸟双主业或存隐忧

随着近日一份半年业绩预亏公告的发布,号称“双轮驱动”的贵人鸟再度引发市场质疑,扭亏半年后重新陷入亏损,贵人鸟真能玩转“鞋服+粮食贸易”双主业吗?2021年7月,贵人鸟通过引入战略投资人泰富金谷进行破产重整后,借助后者行业资源跨界粮食贸易业务,试图以双主业模式重振旗鼓。此事不仅引发了媒体舆论,还引起上交所监管部门关注,并…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摘帽后又亏损 贵人鸟双主业或存隐忧,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随着近日一份半年业绩预亏公告的发布,号称“双轮驱动”的贵人鸟再度引发市场质疑,扭亏半年后重新陷入亏损,贵人鸟真能玩转“鞋服+粮食贸易”双主业吗?

2021年7月,贵人鸟通过引入战略投资人泰富金谷进行破产重整后,借助后者行业资源跨界粮食贸易业务,试图以双主业模式重振旗鼓。此事不仅引发了媒体舆论,还引起上交所监管部门关注,并在4月21日发来问询函,要求公司就开展农副产品贸易业务的主要考虑、是否存在转型风险加以说明。

贵人鸟5月11日回复称,公司发展战略坚持做大做强“贵人鸟”品牌的长远目标,同时结合国家战略和公司司法重整的实际情况,推动公司运动板块和粮食贸易业务协同发展,目前不存在转型风险。

时隔两个月,贵人鸟的半年业绩预告却让人捏把汗。公告称,预计2022年半年度实现扣非净利润约-2,260万元至-1,510万元。原因是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致使公司订单生产、交付及经营调度受到较大程度的影响;全资子公司米程莱位于上海,粮食贸易业务开展亦受到疫情较大程度影响。

疫情对消费的影响是普通存在的。通过横向比较,不难发现贵人鸟将亏损原因笼统归咎为疫情影响似乎有些牵强。

据公开资料,特步国际2022年上半年将较同期取得公司普通股股权持有人应占其未经审核综合溢利增加不少于35%;361度上半年主品牌产品零售额较去年同期实现双位数增长;安踏仅在二季度安踏品牌和FILA品牌表现为单位数负增长,一季度全部品牌均为两位数正增长,除安踏和FILA品牌以外的其他品牌增长高达40-45%。

相较之下,贵人鸟在全部采用外协加工采购、不再开设直营店的轻资产模式下依然力不从心,深层次的原因实为持续性的流动危机导致新品推出、宣传投入、品牌曝光度、美誉度均不比从前。这在2021年的年报中亦可见一斑。

年报披露,公司2021年运动鞋服收入8.57亿元,同比减少14.65%。公司介绍,由于国内运动鞋服市场马太效应对中小品牌企业市场份额形成挤压;同时,公司对经销商提供了较大幅度的让利,综合导致收入下降。

据欧睿数据统计,2021年中国运动鞋服市场份额前五名耐克中国、安踏、阿迪达斯中国、李宁与斯凯奇中国,份额占比分别为25.2%、16.2%、14.8%、8.2%与6.6%,合计占比超过70%,与2014年前五名份额合计50.6%相比,呈现越发明显的头部集中格局。根据营业收入推算,2021年“贵人鸟”品牌的市场占有率仅为0.28%-0.31%。

不难想象,在马太效应持续存在的市场,“贵人鸟”品牌如果不再有新突破,则未来生存空间还将进一步压缩。

跨界试水的粮食贸易业务虽然贡献了17.3%的营收,但赚钱效应偏低,毛利率为11.1%,净利润占合并报表净利润的比例仅为2.96%。

粮食事关国计民生,收购价和销售价均受政策制约,叠加行业壁垒低竞争激烈,贸易企业利润空间极其有限。贵人鸟即便继续扩张粮食业务,短期内对利润的贡献仍杯水车薪。

此外,公司的债务压力尚未全部解除。虽经过了破产重整、变卖资产、股权拍卖,贵人鸟仍面临着数亿的偿债压力。

主力业务日益凋零,流动性紧张难以改观,疫情影响景气度难料……这样的贵人鸟,即使二股东接手,短期内或也是一块烫手山芋。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摘帽后又亏损 贵人鸟双主业或存隐忧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