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

人民币进入新一轮“筑底”行情 市场多空博弈状况相对平稳

一些全球资管机构也开始抄底人民币,因为他们认为投机资本炒作已令人民币汇率低于均衡汇率,随着中国企业复工复产令经济基本面重新恢复稳健增长,人民币汇率将很快迎来价值回归。随着4月美国CPI数据高企令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预期升温,人民币汇率又进入新一轮筑底行情。截至5月12日19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789…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人民币进入新一轮“筑底”行情 市场多空博弈状况相对平稳,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一些全球资管机构也开始抄底人民币,因为他们认为投机资本炒作已令人民币汇率低于均衡汇率,随着中国企业复工复产令经济基本面重新恢复稳健增长,人民币汇率将很快迎来价值回归。

随着4月美国CPI数据高企令美联储持续大幅加息预期升温,人民币汇率又进入新一轮筑底行情。

截至5月12日19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7892,较前一个交易日回调682个基点,盘中一度触及年内低点6.7945;境外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则徘徊在6.8120,较前一个交易日回调500个基点,盘中一度触及2020年9月以来最低点6.8292。

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5月12日当天人民币汇率持续回调背后,是4月美国CPI数据高企激发市场押注美联储或单次加息75个基点,带动美元指数一度创下年内高点104.52,拖累人民币汇率持续回调。此外,美联储超预期大幅加息也导致中美利差倒挂状况扩大,对人民币汇率构成新的下跌压力。

“不只是人民币,韩元、泰铢与马来西亚林吉特在美联储超预期大幅加息几率升高情况下,在5月12日均创下年内低点。”他指出。

在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相比以往,5月12日当天人民币汇率回调状况呈现两大不同,一是离岸人民币与在岸人民币的汇差保持在200-280个基点之间,表明海外投机资本并未大举加码沽空离岸人民币;二是当前人民币远期和期权等衍生产品相关指标没有隐含明显的大幅贬值预期,表明市场预计人民币汇率可能已跌入底部区间。

“5月12日多数交易时段内,人民币汇率与美元指数保持着较高的负相关性,也表明外汇市场多空博弈状况相对平稳。”他认为。

一位国有大型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随着人民币汇率持续回调,不排除中国相关部门或采取稳预期措施遏制人民币汇率异常大幅波动。

5月9日,中国央行表示,将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功能;加强预期管理,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人民币汇率回调或许仅仅是短期现象,因为市场普遍预期中国相关部门有足够工具稳定人民币汇率。”他指出。目前部分大型资管机构在6.81-6.83之间建立人民币汇率多头头寸,伺机抄底人民币汇率。

提前释放人民币下跌压力?

记者多方了解到,在5月11日晚美国公布的4月份CPI数据持续高企,带动金融市场押注美联储单次加息75个基点后,外汇市场已预期第二天人民币汇率将迎来新一轮筑底行情。

“5月12日早盘起,不少海外对冲基金与银行纷纷买跌离岸人民币汇率。”前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告诉记者。这背后,是他们注意到当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小幅回调2个基点,认为中国相关部门或打算充分释放人民币汇率下跌压力,进而大胆买跌人民币汇率。

在他看来,触发5月12日人民币汇率持续回调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美联储单次加息75个基点预期升温下,不少海外对冲基金开始重新调低人民币汇率均衡汇率至6.9一线。

“所幸的是,尽管人民币汇率出现新的回调行情,但市场多空博弈状况相对平稳。”这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具体而言,不同市场主体都显得按部就班——比如海外对冲基金因调低人民币汇率均衡汇率而买跌离岸人民币,部分海外银行看到美元指数持续迭创新高而押注离岸人民币汇率下跌,出口企业则趁着人民币汇率再度回调而加大结汇力度,令外汇市场供需关系显得相对均衡。

尤其在离岸远期外汇市场,海外对冲基金也没有趁着离岸人民币汇率跌破6.8整数关口之势,大举买入看跌人民币汇率的期权衍生品。究其原因,是随着人民币汇率持续回调,市场认为中国相关部门将很快采取措施加强预期管理,没有极强的沽空人民币套利意愿。

一位香港私募基金负责人向记者透露,5月12日参与沽空离岸人民币的多数海外投机资本仍然采取按日借入离岸人民币抛售沽空的做法,一旦中国相关部门采取措施稳汇率,他们就迅速获利了结离场。

在他看来,这令境内外人民币汇率汇差持续稳定在200-280个基点之间,导致海外投机资本大举压低离岸人民币汇率沽空套利的胜算相当低。

亚洲货币稳定的新挑战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在美联储或将超预期大幅加息压力下,人民币、韩元、马来西亚林吉特、泰铢均创下年内低点,预示着亚洲货币面临挑战应对升温。

一位新兴市场投资型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如今亚洲货币汇率集体下跌状况与4月底有着明显不同——4月底,日元大幅贬值带动亚洲货币出现一轮快速下跌,5月以来,触发亚洲货币集体下跌的最大因素,是美联储超预期升温几率上升与美元指数持续迭创新高。

“但殊途同归。目前金融市场云集着一批投机资本,只要其中一个亚洲货币汇率快速大幅下跌,他们就伺机买跌其他亚洲货币套利。”他指出。这无形间给亚洲国家央行货币政策构成新的挑战——尽管汇率下跌有助于提升出口竞争力,但这也会引发更大规模资本外流与输入性通胀压力骤增。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亚洲国家央行在制定未来货币政策时,不得不在聚焦遏制高通胀与促经济增长同时,兼顾防止资本更大规模流出与保持本国货币汇率稳定。

一位欧洲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地区首席代表向记者指出,这预示着不少亚洲国家央行不得不跟随美联储大幅加息,以防范资本流出与本国货币大幅贬值。

“与此同时,近日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个奇特现象,即日本央行仍然延续极其宽松的货币政策,但由于日元年内贬值超过12%,越来越多资管机构反而认为日元可能超跌,正积极抄底日元。”他指出。这表明市场自主调节力量所起到的汇率稳定效应,或超过亚洲国家货币政策调整。

这位欧洲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地区首席代表向记者透露,目前人民币汇率也出现类似状况。在过去三周人民币汇率跌幅超过5%后,一些全球资管机构也开始抄底人民币,因为他们认为投机资本炒作已令人民币汇率低于均衡汇率,随着中国企业复工复产令经济基本面重新恢复稳健增长,人民币汇率将很快迎来价值回归。

人民币进入新一轮“筑底”行情 市场多空博弈状况相对平稳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