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商机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报告分析中国台湾、日本、德国和韩国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及其影响。海外经验显示循序渐进的车险市场化改革有助车均保费稳定,且长期呈现上升态势;改革强化龙头险企优势,提升市场份额及盈利能力。长期看我国车险市场化改革,车均保费随保额及竞争的稳定而提升,且龙头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报告分析中国台湾、日本、德国和韩国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及其影响。海外经验显示循序渐进的车险市场化改革有助车均保费稳定,且长期呈现上升态势;改革强化龙头险企优势,提升市场份额及盈利能力。长期看我国车险市场化改革,车均保费随保额及竞争的稳定而提升,且龙头竞争格局有望缓慢提升。

报告分析中国台湾、日本、德国和韩国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及其影响。

费率市场化改革短期对车均保费造成压力,但随竞争趋于理性叠加保额提升,车均保费呈现提升趋势。渐进式改革对车均保费的影响较低,如中国台湾三段改革仅第一年车均保费下滑,随后迅速回暖,09年完全市场化后车均保费由3840台币提升至21年的5980台币;如韩国三段市场化改革,1997-2020年车险CAGR为5.2%,高于机动车注册数量的3.8%。但一步到位的改革导致竞争加剧,如日本市场化改革几乎一步到位,1998年完全放开市场化定价,1995-2009年车均保费持续下滑,但2010-2019年车均保费开始提升;如德国1995年费率一步到位放给保险公司导致价格战,三者责任险的车均保费由1995年的289欧元下滑至2010年的215欧元,但2010-2020年车均保费开始上行,三者险保费提升至20年的258欧元/辆。

费率市场化改革短期造成赔付率上升,费用率下降,但长期看赔付率下降,费用率趋稳。日本1998年完全市场化后,商业险赔付率由59.1%提升至70.4%,随车均保费企稳及成本管控等,赔付率逐渐下滑至2020年的55.8%,而财险费用率由1995年的39%下降至2005年的32.1%,随后保持稳定。德国1995年一步到位完全市场化改革,车险赔付率由86.8%提升至2000年的99.8%,费用率保持相对稳定,随后车险承保亏损倒逼行业加强成本管控,赔付率逐步降至2020年的76.8%。韩国相对特殊,财产险中车险占比较低,改革后赔付率一路飙升至2019年的92.8%,费用率随着销售渠道变化而逐渐下降至17%。

费率市场化改革强化大险企风险匹配能力及品牌优势,保费集中度提升,盈利能力明显优于同业。在车险产品条款、费率等自由化后,龙头公司可对客户更精准定价,给予优质客户更高折扣比例,且为不同的客户设计不同产品,因此随着市场化改革行业竞争格局朝大险企倾斜。中国台湾财险业CR3由2002年36.4%提升至2021年47.4%;德国财险业CR5由1990年的24.8%提升至2019年的43.1%。韩国三星火灾海上的车险市场份额由1997年的25.9%提升至2020年的29.5%,且COR低于行业。

海外经验显示循序渐进的车险市场化改革有助车均保费稳定,且长期呈现上升态势;另外改革强化龙头险企优势,提升市场份额及盈利能力。长期看我国车险市场化改革,车均保费随保额及竞争的稳定而提升,且龙头竞争格局有望缓慢提升。

车均保费下降幅度高于预期,竞争加剧导致赔付率提升。

2020年我国启动车险综合改革,进一步放开自主定价系数的范围,并且提出适时完全放开自主定价系数范围,结合此前多轮费改,我国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正在持续进行当中。中国台湾、日本、德国和韩国是全球财险深度排名靠前的国家或地区,并且较早开启车险费率改革并实现费率完全市场化定价,而本篇报告通过分析海外国家车险市场化改革及其对车均保费、综合成本率、竞争格局的影响,来预期未来我国车险费率完全市场化改革后基本面将如何演绎。

一、中国台湾:车均保费稳定增长,市场集中度提升

中国台湾车险市场化改革自2002年开始,经过三段改革循序渐进市场完全自由化定价,除强制车险的风险保费由监管制定,其余车险的条款、费用均由保险公司根据自身经验设定。车险市场化改革对中国台湾的车均保费、商业险投保率、赔付率、费用率、竞争格局均有影响。

中国台湾财产险行业:维持稳定增长,业务结构均衡

中国台湾财产险行业发展相对较为稳定,险种丰富,其中车险包括强制汽车保险和任意汽车保险,而非车险包括火灾保险、海上保险、航空保险、工程保险、责任险、信用保证险、伤害险、健康险等。

根据财团法人保险事业发展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中国台湾财产险总保费为2074.5亿台币,同比增长10.3%,1995-2021年财产险复合增速为4%,保持相对稳定的增长,其中车险保费为1089.4亿台币,1995-2021年的复合增速为3.6%,低于行业增长速度,整体发展和机动车增速和车均保费挂钩,而非车险保费为985.1亿台币,1995-2021年复合增速为4.5%。

从业务结构来看,中国台湾财产险业务结构相对均衡,2021年车险占比为52.5%,较1995年的58.6%略有下降,但非车险占比持续在40%以上,非车险中火灾保险和健康险是最主要的两个险种,占财产险保费的比重为15.5%、11.3%。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中国台湾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分三段有序推进

中国台湾汽车保险与大陆相似,也是分为强制性保险和任意保险,1996年颁布《强制汽车责任保险法》强制所有汽车和机车投保强制汽车责任保险,包括人体损伤、失能、死亡给付,汽车由1998年开始正式实施,而机车由1999年开始正式实施。与大多市场一样,中国台湾车险的费率也是从早期的管控时代逐渐开始费率市场化。

中国台湾从2002年开始车险市场化改革,颁布《产险市场费率自由化时程计划》,分三段进行有序渐进的进行车险市场化改革,放松费率管理。第一阶段为2002年4月,主要是放松部分险种的附加费用率,包括强制车险的业务费用率和任意车险的附加费用率,但风险保费仍采取行业统一水平;第二阶段为2005年4月,强制车险的附加费用率放开,部分风险保费一定程度的放开,但需要报备监管部门审批后实施;第三阶段为2009年4月,强制性保险的风险保费由监管决定,但其他产品的风险保费、条款由保险公司自行厘定。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市场化改革对车均保费影响:短期下滑,投保率逐步提升

车险市场化改革的初期因为竞争加剧确实会导致车均保费的下降,但随着竞争趋于理性后回暖,并且从长期的角度看,随着三者险保额的提升,车均保费会呈现出逐渐走高的趋势。2002年中国台湾开启费率市场化改革的第一阶段,放开部分险种的附加费用率,导致保险公司竞争加大,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下调费率,导致车均保费由2001年的5228台币/辆下降至4345台币/辆,降幅达到17%,而在一年后竞争趋于理性推动车均保费提升2.5%,2009年继续放开风险费率和定价等,导致车均保费当年下滑3.7%,但2010年又提升1%。因此我们看中国台湾费率市场化改革对于车均保费的影响基本上是对于第一年的竞争加剧,但一年后竞争趋于理性后开始回暖。

中国台湾车均保费在完全市场化改革后呈现出长期向上的趋势,2009年完成市场化改革后车均保费由2009年的3840台币/辆提升至2021年的5980台币/辆,2009-2021年复合增速为3.7%,呈现出抗通胀的特征,预计主要是随着通货膨胀三者险的保额会逐步提升,另外汽车和机车的价格提升等。。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随着车均保费的增长,及投保率的提升等,推动车险保费增速高于机动车辆的增速。1999-2021年,虽然中国台湾机动车保有量的增速降至1%左右,但受益车均保费增长、机动投保率增长的综合利好因素,推动车险保费增速高于机动车保有量的增长。1999-2021年,机动车保有量复合增速为1.5%,但车险保费增速为3.5%,投保率由73.7%提高至81.6%。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市场化改革对COR的影响:赔付率先降后稳,费用率先升后降

市场化改革的初期,中国台湾车险行业赔付率下降,费用率提升,完全市场化定价后,赔付率保持相对稳定,而费用率有所下降。据中国台湾财产险协会数据,从2002年费率自由化第一阶段开始至2009年费率自由化第三段前,车险赔付率由61.4%下降至2008年的56.6%,而随着赔付率的下降导致费用率的操作空间变大,费用率有所提升。从财产险行业渠道的费用率来看又有所提升。代理人渠道费用率水平由2002年的6%提升至2008年的21.8%,实现大幅度的提升,且经纪渠道费用率水平由2002年的8.7%提升至2008年的23.8%,同样大幅度的提升。而在2009年车险完全市场化后,车险赔付率保持相对稳定在60%上下,而费用率有所下行,尤其是经纪渠道的费用率由2008年的23.8%逐步下降至目前的13.9%,表明在完全市场化定价后保险公司逐步降低无序竞争,使费用率逐步趋缓。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市场化改革对竞争格局的影响:强化龙头优势,集中度提升

随着市场化改革后,龙头财险公司凭借品牌、服务和定价的优势,竞争格局进一步优化,中国台湾财产险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在车险产品条款、费率等自由化后,保险公司可以对客户进行更加精准的定价,给予优质客户更高的折扣比例,并且为不同的客户设计不同的产品,满足其不同的需求,因此随着市场化改革的进程,行业竞争格局进一步朝大险企倾斜。据财团法人事业发展中心数据显示,行业前五的财产险公司市场份额由2002年的48%逐步提升至2021年的61.3%,而行业前三的财产险公司市场份额由36.4%提升至目前的47.4%,提升幅度高达11个百分点。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二、日本改革一步到位,盈利能力增强且集中度提升

日本财产险行业发展历史悠久,自1996年开始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且1998年完全放开,费率市场化改革几乎是一步到位。虽然日本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进程较快,但对行业的影响却较为正面,车均保费短期下降,但立马回升,另外赔付率先升后降,车险行业承保端盈利能力较强。

市场化改革对竞争格局的影响:强化龙头优势,集中度提升

日本财产保险也称为损害保险,历经上百年的发展后,财险保险品种丰富、结构均衡。财产险包括车险和非车险,其中车险和我国类似,也是包括强制性的汽车责任保险和商业汽车保险,而非车险包括火灾保险、海上保险、货运保险、伤害保险等。从车险来看,强制投保的汽车责任险保障因交通事故等原因造成他人死亡或者受伤,其中死亡保额为3000万日元、受伤保额为120万日元、后遗症保额为75万-4000万日元,而商业险的保障范围更为广泛,包括自身和他人,也包括财险损失等。

据日本损害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日本财产险总保费为9.63万亿日元,1988-2020年复合增速为0.5%,其中车险规模为5.09万亿日元,1988-2020年复合增速为1.5%,非车险规模为4.54万亿日元,1988-2020年复合增速为-0.3%,增速下滑主要是非车险中储蓄型产品销售锐减导致。

从业务结构来看,1988-2020年,车险占比由38.4%提升至52.8%,而非车险占比由61.6%下降至47.2%,而在20世纪90年代非车险占比较高主要是1984年财产险行业可销售“到期返还型储蓄型保险”等长期储蓄保险,迎合当时消费者对于高回报偏好的储蓄型产品的需求,推动财产险行业实现较高的增长,但在泡沫经济破灭后,居民收入大幅下降导致储蓄型产品需求下降,非车险增速放缓。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日本车险市场化改革:几乎一步到位

日本车险市场化改革几乎是一步到位。1948年日本颁布《综合保险评估机构法》成立“损害保险费率算定会”,费率统一由GIROJ提供,且保险条款的制定和修改均需要经过大藏省的批准,进入费率统一时代。1955年颁布《汽车责任保险法案》,强制所有机动车购买汽车责任保险。而在1996年日本与美国签署《日美保险框架协议》,要求日本放松对保险行业的管制,简化产品和费率的审查程序,废除公司适用费率算定组织的强制费率义务。在1998年颁布《金融制度改革法》放宽对保险行业的限制,且修订《非寿险费率算定组织法》,废除了各产险公司必须使用算定组织的费率义务,各产险公司可以参考由算定组织提供纯风险保费再加上一定的附加费率作为各公司的费率标准,至此日本车险实现完全市场化。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市场化改革影响之一:车均保费先下降后增长

车险市场化改革的初期,因为竞争的加剧车均保费呈现下降趋势,但从中长期看车均保费随着保额提升等因素呈现逐渐提升的趋势。1996年开启市场化改革,1998年日本正式废除各保险公司使用算定组织的费率义务,据日本损害保险协会数据显示,日本车均保费由1995年的6.5万日元/辆下降至1998年的6.1万日元/辆,呈现下滑趋势,随后至2009年期间车险行业持续竞争,车均保费呈现下滑的趋势,但在2010-2019年期间,车均保费呈现持续提升的趋势,复合增速1.8%,推动期间车险保费复合增速达到2.2%。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从商业险的渗透率来看,随着经济的发展居民保险意识的崛起、商业车险行业产品的丰富等多重因素,日本商业车险的渗透率在持续提升。商业车险主要包括人身伤害责任险、财产损失责任险、驾乘人员意外险、自毁事故保险等,其中人身险伤害责任险的渗透率由1970年的41.8%提升至2019年的75%,而财产险损失责任险的渗透率由24.6%大幅提升至75.1%,驾乘人员意外险的渗透率反而由1980年的51.3%下降至25.8%。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市场化改革影响之一:车均保费先下降后增长

从赔付率角度看:市场化改革初期导致车均保费下降的同时,车险赔付率提升,而随着市场化改革的后期,行业竞争趋于理性后车均保费提升,车险赔付率开始下降。强制车险赔付率由1995年市场化改革前的67.7%逐步提升至2009年的104.5%,呈现整体上升趋势,商业车险赔付率由59.1%同样提升至70.4%,预计主要是车均保费下降导致的赔付率提升,另外随着90年代中期机动车数量的增速开始停滞,而保险公司为了提升市场份额扩大保险责任范围等,预计对于赔付率也造成一定的压力。而在2010年开始,随着车险行业竞争放缓后,行业赔付率开始下滑,其中强制车险的赔付率由高点的2009年的104.5%下降至2020年的80.3%,而商业车险赔付率由2009年的70.4%下降至2020年的55.8%,大幅下降。

从费用率角度来看,财产险行业费用率呈现下降的趋势,1995-2009年期间,由于车险赔付率的提升导致财产险行业赔付率整体提升,由52.8%提升至68.1%,因此行业压缩费用率水平,由39%的水平逐渐压缩至低点的32.1%左右。财产险行业综合成本率呈现先上升后下降的趋势,由91.8%提升至117.2%,大面积亏损,而随着赔付率和费用率的双双下降而下滑,截至2020年,日本财产险行业综合成本率为90.7%,实现承保盈利。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三、德国:改革一步到位,短期承压但长期改善明显

德国财产险行业:相对成熟,非车险占比较高

德国是全球第五大保险市场,主要包括寿险、健康险和财产险。据德国保险业协会数据,2020年德国保险行业总保费规模为2209.7亿欧元,其中寿险和健康险合计占比66.1%,而财产险占比33.9%,较1980年的49.9%的比重有所下降。

德国财产险行业也处于相对成熟的阶段,产品种类丰富。财产险包括车险和非车险,其中车险产品包括三者责任险、机动车损失险、机动车意外险等,其中三者责任险是强制投保的险种,是进行汽车登记的必要证明文件之一,而机动车损失险包括总括险和部分险等两种。而非车险的产品种类包括财产险、责任险、意外险、诉讼费用险、信用保证保险、救援保险和其他等。2020年财产险保费总规模为749亿欧元,1976-2020年复合增速为3.7%,而车险、非车险复合增速分别为3.8%、3.7%。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从财产险业务结构来看,德国财产险行业非车险占比相对较高。截至2020年,车险占比为38.5%,呈现先提升后下降的趋势,下降的原因在于机动车保有量增速下滑及费率放开后车均保费下降所致。从车险的结构来看,三者责任险因强制投保的属性是车险中最大的险种,2020年占比58.8%,而机动车损险合计占比40.8%,意外险占比仅0.4%。2020年非车险占比61.5%,其中财产保险是非车险的主要险种,占非车险的比重在40%以上,而责任险、意外险等分别占比17.7%、14.5%,较2000年非车险的结构来看保持相对稳定。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德国车险改革采取一步式到位,1995年车险条款费率的制定权一步到位放给保险公司以实现车险的市场化运作。改革后,保险公司自主制定车险条款费率,在定价上将汽车进行等级划分并以此为依据,费率体系包括基本费率因素和附加费率因素,基本费率因素以“从车”为主,包括车辆得车型、出险和赔付记录、行驶里程数等,而附加费率因素以“从人”为主,包括驾照年限、银行信用记录、不动产情况和婚姻状况等。

市场化改革影响之一:车均保费先下降后提升

德国从1995年将条款费率一步到位直接放给保险公司导致了价格战,行业车均保费大幅度下降,且价格战持续了较长的时间,随着行业盈利空间被大幅压缩,通货膨胀带来的三者险保额的持续提升等因素,德国车均保费在2010年开始持续上行。1995年费率市场化改革,保险公司开启恶性价格战,导致行业车均保费持续下降,如第三者责任保险的车均保费由1995年的289欧元/辆下滑至2000年的248欧元/辆,持续下降至2010年的215欧元/辆,另外机动车总括险件均保费由1995年的431欧元/辆降至2010年的260欧元/辆。随着车均保费的持续下降,保险公司综合成本率大幅飙升,倒逼保险公司恢复平稳经营,并且随着通货膨胀,三者责任险保额随之提升,车均保费开始从底部逐渐上升,其中三者责任险的平均保费由2010年的215欧元逐年提升到2020年的258欧元,复合增速为1.8%,而机动车总括险从260欧元提升至329欧元,复合增速为2.4%。

从德国车险保费增速和机动车保有量增长速度对比来看,2010年后车均保费的逐渐提升推动车险保费增速高于机动车保有量的增长。2000-2010年,车均保费处于下降的趋势,因此车险保费复合增速低于机动车保有量的增长,而2010-2020年车险保费复合增速为3.7%,高于机动车保有量的增长速度1.5%,受益于车均保费的提升。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市场化改革影响之二:赔付率先升后降,费用率先降后升

德国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一步到位,在市场并未做好充分准备便完全放开自主定价,导致市场大幅竞争,车均保费下降,赔付率飙升导致综合成本率大幅提升,而随着市场趋于理性后,保险公司加大成本管控,赔付率开始下降,行业承保端实现盈利。

从德国财产险行业的数据显示,在完全市场化定价前,德国车险行业综合成本率虽然有所波动但持续低于100%,实现承保盈利,但完全市场化定价后,车均保费大幅下降,导致保费和风险不匹配,赔付率大幅飙升,由1995年的86.8%提升至2000年的99.8%,而费用率保持相对稳定,车险行业COR由98.5%提升至108.8%,导致承保端大幅亏损,而2000-2005年,承保端大幅亏损倒逼行业加强成本管控,并且提升车均保费,推动赔付率有所下降,由2000年的99.8%下降至2004年的85.4%,而COR由108.8%下降至94.5%,但随后又因为竞争的加剧导致车均保费下降,赔付率大幅飙升至2010年的99.6%,导致COR提升至107.4%。而在2010年以后,行业加强成本管控,赔付率一路向下至2020年的76.8%,而费用率虽然略微上升至13.8%,但COR达到90.6%的历史最低值,行业整体承保端盈利能力较好。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市场化改革影响之三:强者恒强,集中度明显提升

市场化改革后,德国财险龙头公司凭借品牌优势、量身定价能力等综合优势,市场份额持续提升。从德国保险行业数据显示,在市场化定价以前,CR5的保费市场份额由1980年的25.45略微降至1990年24.8%,而在1995年完全放开定价后,龙头保险公司可以凭借强大的实力,预计受益于价格的优势而持续提升市场份额,CR5的保费市场份额由1990年的24.8%提升至2010年的44.25%,而CR10由37.5%提升至62.8%。随着2010年后行业竞争趋于稳定,车均保费略微提升,行业费用率整体有所上行,行业前三公司的市场份额保持稳定,2019年德国财产险CR3市场份额为43.12%,相对保持稳定,但CR10和CR15略有下降。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四、韩国:循序渐进的方式,影响相对微弱

韩国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对行业整体的影响相对较低。一方面短期降低车均保费,但长期看车险保费增速高于机动车注册数量;二是从盈利能力看,赔付率持续上升,而费用率逐渐下降,但整体车险承保端常年亏损;三是从竞争格局看,车险保费集中度提升,并且龙头险企的盈利能力明显优于行业。

韩国财产险行业:车险占比较低,非车险包括长期险

韩国财产险行业相对特殊,险种包括车险、船舶险、长期险、私人年金险、意外伤害险等,其中长期险包括意外险、疾病保险、储蓄险等,且长期险的期限主要是3年及以上,而车险与其他国家一样,同样分为强制性投保的责任保险和商业保险,责任保险是1963年开始正式实施,但并非强制性保险,直至2005年2月份成为强制性投保的险种,并且提高了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害的保额。据韩国财产险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韩国财产险行业直接保费规模为89.2万亿韩元,1994-2020年复合增速为9.3%,占财产险占GDP的比重为5.2%,处于相对较高的水平。

从业务结构来看,2020年韩国车险保费规模为19.6万亿韩元,占比22%,而非车险保费规模为69.6万亿韩元,占比78%,且非车险的占比由1997年的63%逐渐提升。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从具体的险种结构来看,长期险是财产险行业中最大的险种,而车险次之。据韩国财险业协会数据显示,2019年财险行业中长期险保费占比最高,达到63.4%,较2001年的39.7%明显提升。长期险包括个人意外险、疾病险、混合保险、财产险、驾驶员意外西安、储蓄保险等,而长期险中主要是个人意外险,占长期险比重35.4%,另外疾病保险占长期险比重32.8%,仅次于个人意外险;财产险第二险种为汽车险,2019年占比达到21%,较2001年的40.3%有所下滑,主要是机动车保有量的下降导致车险增速放缓所致。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韩国车险市场化改革:渐进式改革

韩国车险费率是受汽车类型和被保险人影响,由基本保费和附加系数计算所得,其中基本保费由用途、汽车类型、保障范围、保额等决定,而附加系数包括投保人违法系数、事故系数、特别系数、其他系数四类。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韩国是较早推行车险市场化改革的国家之一,为了降低改革对保险公司的冲击,韩国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逐步实现费率市场化。韩国车险市场化主要分为三段,第一段是1994-1999年,主要是浮动费率调整阶段,整体费率由KIDI制定;第二段是2000年,废除基本保费中的浮动费率范围,允许各公司自行计算附加费用率水平,但是仍然要使用KIDI提供的基准保费,第三段是2001年,首先在4月份放开了商用车的基本保费限制,8月份放开其他车型的基本保费限制,而KIDI的基本保费作为保险公司定价的参考,至此基本上实现车险费率的完全市场化。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市场化改革影响之一:渐进化改革对车均保费的影响较为微弱

韩国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采取渐进的方式,对车均保费的影响相对较小,车险保费增速高于机动车保有量的增长。据韩国财产业协会和韩国保险促进协会的数据显示,1998年扩大车险计算公式中基本保费的浮动系数得分范围至20%,导致当年车险保费同比下降15%,而当前机动车注册数量同比增长了1%,但次年有所企稳回暖,车险保费增速为5%,略低于机动车注册数量的7%,2003年财产险公司可以自由使用费率,且采取时候报备的费率监管方式,造成一定的竞争加剧,当年车险保费增速为0%,远低于机动车注册数量增速的5%。但从1997-2020年复合增速来看,车险保费复合增速为5.2%,高于机动车注册数量的3.8%,表明虽然市场化改革对略微影响当年的车险保费增速,但韩国车险竞争相对平缓,且保额的提升推动车险增速高于机动车注册数量的增长。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市场化改革对COR的影响:赔付率上升,费用率下降

韩国车险行业承保端常年亏损,赔付率呈现出上升的态势,而费用率逐渐下降。从韩国财险业协会的数据显示,一方面,韩国车险赔付率处于较高水平,并且呈现出提升的态势。1997-2000年,也就是费率改革的第一阶段,调整浮动费率上下限导致车均保费下降,行业竞争提升,赔付率由1997年的64.1%提升至2000年的73.2%,随后略微有所降低,但2001年放开车险基本保费的限制后,赔付率又从2001年的67.6%逐渐走高,截至2019年,韩国车险赔付率为92.8%,达到新高水平。另一方面,韩国车险费用率随着销售渠道的变化而逐渐下降。韩国的汽车销售模式与我国有一定差异,是由汽车厂家建立直营店直接销售,售后维修保养则由厂家直营的售后服务中心负责,因此韩国新车销售直营店并不代理销售汽车保险,而是消费者购车后自由选择购买渠道,韩国网络车险起步相对较早,目前占车险比重相对较高,由2012年的4.5%提升至2018年的18.2%。随着互联网车险占比的提升,韩国费用率不断下降,由2001年的30.5%下降至2019年的17%。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虽然费用率随着销售渠道的变化而有所下降,但赔付率持续上行,导致韩国车险行业COR常年在100%以上,承保端亏损幅度较大。2019年,韩国车险行业综合成本率为109.7%,较2001年的98.1%明显提升。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市场化改革影响之三:保费集中度提升,龙头盈利能力优于行业

韩国财产险行业集中度相对较高,三星火灾海上保险公司、现代火灾海上保险公司、DB保险公司、KB保险公司是韩国前四大财产保险公司,根据韩国保险研究协会的数据显示,2020年前四大财险公司市场份额为68.5%,较2000年的86.4%有所下降,其中三星火灾海上保险公司市场份额由32%下降至23.9%。但从车险的角度,在第一阶段放开浮动费率限制的时候,公司的车险市场份额由1997年的25.9%提升至2001年31.2%,随后有所下滑至2010年的27.3%,主要是公司并未开始网络销售车险,导致份额有所下降,但随着公司2009年开启线上销售车险,公司凭借品牌、服务、价格等优势,推动车险市场份额逐渐提升至2020年的29.5%。

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

龙头险企车险承保端的盈利能力明显优于同业,2019年韩国财险公司三星火灾海上保险公司车险COR为107.7%,低于行业2个百分点,2013-2019年平均COR为102.4%,而远低于行业的105.7%。

从海外市场的经验来看,循序渐进的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有助于车均保费的稳定,且长期看车均保费有抗通胀的因素,并且强化龙头险企核心优势,提升市场份额及盈利能力,因此从长期看,我国车险市场化改革短期造成车均保费下降,但长期有望随着保额及竞争的稳定而有所提升,车险保费增速有望超越机动车保有量的增长,并且龙头险企竞争格局有望缓慢提升。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广发非银 | 海外车险改革:盈利能力增强及集中度提升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