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商机

理想、蔚来销量腰斩,零跑反倒成了销冠?

4月,汽车行业依旧没能迎来春天。造车新势力蔚来和理想在这个月销量腰斩。比较能打的还是小鹏,月销为9002辆。出乎意料的是,二梯队的造车新势力反而表现不错,哪吒交付了8813辆,零跑则交付了9087辆,成为了造车新势力4月的销冠。造车新势力们销量齐齐下滑的背后,是整个汽车供应链遭遇了滑铁卢。因为疫情,上海汽车行业一度被迫 .....

严正声明:原创文章,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转载时务必注明作者及文章来源:今日新闻网-理想、蔚来销量腰斩,零跑反倒成了销冠?,否则必举报并保留进一步追责的权利。

理想、蔚来销量腰斩,零跑反倒成了销冠?

4月,汽车行业依旧没能迎来春天。

造车新势力蔚来和理想在这个月销量腰斩。比较能打的还是小鹏,月销为9002辆。

出乎意料的是,二梯队的造车新势力反而表现不错,哪吒交付了8813辆,零跑则交付了9087辆,成为了造车新势力4月的销冠。

造车新势力们销量齐齐下滑的背后,是整个汽车供应链遭遇了滑铁卢。

因为疫情,上海汽车行业一度被迫按下了暂停键。汽车行业牵一发而动全身,上海的停摆,冲击了全国的汽车行业。

如今,各地的汽车产业正在积极复工,但是考虑到汽车供应链复杂且脆弱,以及疫情不可控等因素,目前汽车零部件供应依旧紧张。

脆弱的新能源汽车行业,被迫要面对一场又一场“供应链安全”集体大考。

销量腰斩,阴霾笼罩车市

4月,各个造车新势力的销量都不约而同出现了下滑。

理想、蔚来销量腰斩,零跑反倒成了销冠?

理想和蔚来的销量齐齐腰斩。我们先说蔚来,蔚来这次只交付了5074辆,而3月的交付数据是9985辆。

4月初,蔚来曾遭遇惊魂时刻——“停产”。

蔚来创始人李斌不得不对外喊话:“一辆车缺一个零件都没法生产。受长春和河北疫情影响,3月中旬我们有些零部件就断供了,靠着一些零部件库存勉强支持到上周。最近又碰上上海、江苏等地疫情,很多合作伙伴供不了货,只能暂停生产。”

理想、蔚来销量腰斩,零跑反倒成了销冠?

目前,蔚来正在逐步恢复生产。4月26日,蔚来第20万台量产车在江淮蔚来合肥工厂下线。

但这已经不是蔚来第一次停产了,去年,蔚来就因为芯片短缺而停产5个工作日。除了外部冲击外,不得不承认的是,蔚来的供应链确实相对脆弱。不同于其他公司,蔚来很多零部件都只有单一的供应商。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蔚来应对风险的能力显然差很多。

理想一直都是优等生,在全行业都在面临“缺芯、缺电池”等供应链难题时,理想能一直保证稳定的交付。但这一次,理想受到的冲击也比较大,3月,销量破了万,4月月销只有4167辆。

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就直接点明:受到长三角三月末以来疫情的影响,位于上海和江苏昆山等地区的部分供应商无法供货……导致现有零部件库存消化后无法继续维持生产,这对理想汽车4月份的生产造成很大影响……

小鹏9002辆的月销成绩纵向对比来看,确实不够突出,但是放到全行业来看,属实称得上优秀了。小鹏受疫情的影响相对较小,一方面是小鹏工厂在广东肇庆,另一方面是,小鹏可能提前囤了一些零部件。

“蔚小理”不能打了,反倒是二梯队的选手跑了起来。最惊喜的是零跑,交付了9087辆,同3月的10059相比交付量略微下降,但在“无米下锅”的大环境下,这样的成绩称得上亮眼。

为什么零跑没怎么受疫情的影响呢?零跑官方给出了这样的答复:“疫情对供应链有直接的影响,基于零跑全域自研,在供应链的选择多区域规划,有效改善了供货情况。”

零跑此前花了大力气做全域自研,当时没有引起太多关注。但关键时刻,零跑做到了“家里有货,心里不慌”。

全行业的供应链大考

自2020年以来,全国的汽车行业面临着好几波外部冲击。

首先是疫情。4月,上海因为疫情,汽车产业一度踩下了急刹车。

上海的停摆对于全国的汽车行业意味着什么?

小鹏董事长何小鹏给出了解释。4月14日,他在微博发出一个颇为惊人的判断:“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5月份可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了。”这段话后面,他还加了一个哭泣的表情。

上海作为全国汽车行业重镇,中国每生产十辆车,就有一辆来自上海。

理想、蔚来销量腰斩,零跑反倒成了销冠?

除此之外,江浙沪地区的汽车供应链企业几乎覆盖了一辆汽车的大部分零部件生产环节。全球零部件百强企业,大部分都在长三角地区设厂,包括博世、安波福、博格华纳、宁德时代等。

仅博世一家零部件企业停工减产,就会直接影响汽车产量。

为推动企业在做好防疫的前提下有序恢复生产,上海市目前确定首批666家重点企业“白名单”,其中汽车及汽车产业链类企业251家。上海的汽车行业正在艰难重启中。

疫情的冲击够大了,这还没完,汽车行业还在承受着供需错配带来的负面结果,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缺芯少电”。

从去年开始,缺芯的阴霾一直仍笼罩着车企。包括BBA在内的很多车企,甚至开始在黑市高价“扫货”。也是在去年,一些造车新势力,比如理想、小鹏,被迫减配交付。

缺芯之外,车企们还面临着电池太贵买不起的境况。今年以来,几乎每一家车企都在宣布涨价,有些车比如欧拉黑猫白猫被迫停产。为了保证电池供应,不少车企甚至跑到了供应链的源头去抢购锂矿。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来自外部环境的冲击,短期内很难结束。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们,不得不在夹缝中狂奔。

我国汽车行业一直存在这样一个问题,尽管零部件公司众多,但是规模都不够大,技术不够先进。

一轮又一轮的外部冲击之下,也许会倒逼车企们反思自身的供应链管理和供应链模式。

正如电动汽车百人会在《停产又见停产,汽车供应链的新阶段》这篇文章中说的一样,当供应链遭受了数次冲击后,停产、缺货,也会给车企留下“时代记忆”。这也许会影响车企全球供应链的格局,也许会加速我国供应链自主的进程。

*题图来源于@零跑汽车。